位置导航 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    正文

快乐到弥勒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28 14:14:00
  
   七彩云南是我游历的向往,也是理想的栖居地。家家门前流水,户户庭院养花。三个小时的飞翔,穿透云层,划过季节。风花雪月的春城已在机翼下面。我从冬天来,从三千公里外的北方,像红嘴鸥,轻轻飞落翠湖的清澈。

    展开时间的卷轴,寻找一行行远去的墨迹。从二十年前第一篇涂鸦变成铅字,从《小镇警长》描写从警理想的中篇小说在当地连载,七千多个日夜黑白交替的褶皱,被云雾遮掩,被舷窗外白晃晃的阳光覆盖隐去。文学带给我梦想和寂寞。

     此次的云南之行,缘于“恒光杯”全国公安文学大赛的颁奖仪式在云南,成全了一直因故而未能成行的彩云之旅。 报到地点在天恒大酒店。大堂上方悬挂着欢迎横幅,左侧是会议接待处。进进出出的人流吐纳着南腔北调,间杂的国防绿戎装昭示着庄严。酒店热闹的仿佛节日来临,在服务员引导下,经过曲折的走廊到六楼宴会厅。面孔是陌生的,却有熟悉的名字。桌签上的宋体字,有的在报纸上见过,有的熟悉在杂志上。一切真实的近乎虚假,在网络上、电视里“认识”的全国公安文联祝春林主席、张策秘书长……他们就在一步之外谈笑。

    当大巴车离开昆明市区,少校女军官介绍行程后开始点名,“雷达”的名字响起。还是晚宴后,组委会里人民公安出版社的编辑谢昕丹女士将《大会服务指南》发到了房间,见到了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的名字。我注视着前排不足一条手臂距离的雷达先生的侧影:戴着近视眼镜,肤色微黑。心里告诉自己:这就是二十多年前自己邮订的《文学评论》里经常出现的雷达,就是上飞机前,在北京图书大厦购买的主编《新中国文学精品诗歌卷》的雷达。

    天空飘起了雨,已是上午九时。高速弯道上看见了开道的车警灯闪烁,红光耀眼。第一站参观红云红河卷烟厂。在这里,感受了烟叶的“流水”。几千平方米上下两层楼高的车间,机器声音轻微,刺激喉咙的是烟叶的气味。这味道很熟,一下子把感觉带回童年老屋——三间黑黑屋顶的土屋,充满了旱烟的味道,那是父亲的烟锅冒出来的。

红云红河卷烟厂,曾创下云南烟好的美名。烟厂年创利润200多个亿。看到烟叶经过“长途跋涉”成为烟丝、卷烟、烟卷,成条成箱,最后流进集装箱里。看着卷烟成型的过程,感受着制造的奇妙。人们在“吸烟有害健康”的明码警告声里,情不自禁的吞云吐雾,陶醉的是烟雾穿胸透腹缭绕感官的过程。

像我们胸怀的理想,苦恼过,割舍过,失望过。一次次在痛苦中展望,又在希望中救赎。无数的日子,因为心里的光亮,便有温暖和方向。有明天的召唤,就有朝霞带来的惊喜。

位于滇东南部的弥勒县是全国唯一与佛同名的县,国家非物质遗产《阿细跳月》在这里诞生、传承。荣获“国家园林县城”、“中国最佳休闲旅游县”、“云南省工业十强县”等桂冠。我们入住的湖泉酒店是弥勒县五星级别墅式建筑,成排的棕榈和蕉类绿植与湖水相映成趣。每人一间豪华标房,给人担待不起的惊异。

晚饭后,同《啄木鸟》杂志社长张曙沿着湖边闲走,不料想放弃电瓶车不坐,却迷了路。湖区太大,找不准入住的宾馆了,恰好有机会和张主编攀谈。以前只在杂志上见过名字,算是天赐良机,介绍一下我丰富的基层生活。张社长健谈,从杂志谈到这次大赛,又谈到公安文学的现状。鼓励我注意语言和细节,创作出优秀作品。

路灯幽暗,更显得湖区幽静。棕榈树的扇形叶子掩不住天上的星光,星光灯影映进湖水里,有些迷离。半路又遇见了此次大赛长篇小说一等奖得主、河南作协杨东明副主席,说笑间,环湖电瓶车路过,报上入住的别墅编号,才回到宾馆。

颁奖大会很隆重。雷达先生综述获奖作品时感慨:刚刚参加鲁迅文学奖颁奖大会飞过来。这次公安文学大奖赛参评人数之多,作品质量之高,超过了我的想象。

带给我振奋的是雷达先生为我颁奖。振奋接二连三,在之后的座谈会上,祝春林主席和武和平局长的讲话如春雷响过:我们公安文学创作是滞后的,与天天有牺牲、时时有流血的二百多万警察队伍的辛勤奉献相比,我们的创作落在了后面。现在正是报春花开好时节,要培养出我们的文学创作队伍,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像《谁是最可爱的人》那样优秀的公安文学作品。

我感慨命名“云烟”的人是智慧的。想起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以往并不如烟。一路走一路泥泞,有歌声有眼泪。

明天去石林和阿庐古洞,那是大自然的美景神功。有说法弥勒县是因弥勒佛降生地而得名。这方风水宝地,养育了古滇名士孙然翁、明末兵部尚书杨绳武、现代著名数学家熊庆来和抗日名将张冲。在以熊庆来命名的庆来学校,领略了花园般的校区,处处风景如画。我沉浸在对大肚弥勒佛的遐思和自省里,用大肚努力容纳世事,以微笑行走冬天的北方。此刻在家乡——北京还北的地方,那里的早晨和黄昏,霞光的玫瑰红涂满了高高的山峰。那儿的白杨树已脱光了最后的叶子,蓝白相间的喜鹊立在高高的枝头。

这时候,妻子打来电话,祝我生日快乐,祝我快乐到弥勒。我蓦然惊醒,今天竟是我的生日!我心里一片青草在疯长。我知道,只要大地有暖意,绿草成茵是必然的。我将满怀阳光飞回北方——已是冬天的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