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    正文

四十不惑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07 14:13:00
  

   夏夜清凉,宽仔让我陪他去散步,走在浓郁的树阴下,仔以其男子汉的胸怀揽着我的肩,深情地感悟说:“妈妈,如果你能永远这样快乐,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因为有妈妈的孩子就像生长在泥土中的花朵,有了大地的根基,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否则就会成为瓶中花,虽有其华却是没有根的。”言由心生,孩子要离开父母庇护踏上自己人生征途,每一个母亲都是孩子心中永远的根……抬头看看儿子尚有一丝稚气的小脸,却高过我一头的身高了,不经意间,我,已进不惑……
 鲁迅说过“发思古之幽情,往往是为了现在”,
   退后二十年,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到了四十岁会是什么样子,更别提思想会是怎样。总觉得那是件很遥远的事,而且会变得很老很老,跑跳都费劲的样子。无论如何感慨时光飞逝,匆匆而过的岁月刹那间已是永恒,但时间毕竟已经过去了,年轻的记忆留在了二十岁的那个时刻。四十不惑,是什么都不能迷惑了,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迷惑了?是该懂的都懂了,不懂的也永远不会懂了……
   十几年前,刚有宽仔那会儿,有那么一段时间,睡到半夜醒来,不敢相信躺在身边的这个小东西是从我的身体里孕育出来的一个小生命。有多少次借着清凉的月光,充满欣喜地找寻那张水般稚嫩的脸上属于我的痕迹;又有多少次匍匐在枕边嗅着幼仔散发出来的淡淡奶香,就如同二十岁时的幻想情景,似梦境一般。易中天说过:“如果仅仅把思想和眼光局限于现在,那他恐怕就连现在也把握不了。”如果我们可以预知未来,是不是还会有当时的心境,是不是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未来充满期待……
    二十年前,曾经用“亦雅亦俗亦风流,亦痴亦傻亦思辨”来形容一个朋友。如今,他身在海外实践个人的远大理想和抱负,学问的研究亦进入到了让我顶礼膜拜的高处。我们是一个时代成长起来的、年少轻狂的时候面临一个同样的选择,从那个起点开始同样起步,却走出了两条不同的人生道路。精彩与否暂且不论,但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就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也许从对方身上折射着自己的一些影子,所以才会成为至交好友,把对方的每一次进步都当作勉励自己前行的动力,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足以振奋许久——我很喜欢结交这样的朋友,总会有让我敬仰和尊敬的内涵——我们在期待什么、从对方身上获取什么?好像没有明确的目标。时至今日,依旧的勉励和鼓舞,多年却不曾得以见过一次。是精神的“乌托邦”?也许就是吧。在心中树立起一个崇敬的目标,即使那并不完美,却足以让自己向完美不懈地奋斗,并在其中找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生活的快乐,不是理想,又是什么。
    人若无信仰,则与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这个信仰可以是远大理想,也可以是近期目标,总之是勤奋不竭的动力。可能我的人生理想并不远大,也没有更高的奢求,只是满足“平安健康”的快乐和幸福,满足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社会人的种种对于地位、虚荣以及欲望的追求。只要合乎情理、合乎规范,无一例外。由此而带来的种种表现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五十步笑百步”了。但我坚信自己能做到的一定不会轻言放弃,是为坚持,也是倔强。虽未能做到“一日三省”吾身,却也知道“惶惶然不敢轻”的道理。嘻笑点点文字俗而不恶、童心频频闪亮稚而不痴,不过如此罢了。
    不同的成长阶段,人的思想也是不同的。按照进化论适者生存的观点,总是随着时移而事异,然而万变不离其宗。人类从猿进化成人需要用万年来计算,而人的思想由浮躁到沉静,只需短短数年即可完成。回想起二十年、十年或者几年前为了某事某人而心神不宁、寝食难安的状态,释然一笑。不是嘲笑彼时的幼稚不成熟,而是苦笑现在没有了感觉。时至今日,又有多少人、多少事值得大动干戈——基本都是面无表情的飘过。是观察力褪化、思维力僵化,还是细致力老化、感动力钙化?驾车行驶的路上,从来就只喜欢广播的陪伴,听着栏目主持人“调侃”着一个个情真意切的故事,逢有当事人喜极而泣,不能说不动人、不动听,但我竟然没有热泪盈眶的冲动,只是很努力地劝自己相信这是真实的,就像当年的自己。可惜,历史不可倒流,过去的已经无法复制……反过来,每次目送好友登机而去不知再见为何年时,这边还在劝慰别人,那边自己的泪却也无言涌出、汹不可止……可见,不是情感能力的褪化,情商依旧在,值者寥无几呀!
    人生最大的成长是懂得控制和把握,是修养的境界。放下一些物欲,陪喜欢的人、去喜欢的地方、做喜欢的事、过喜欢的生活,也许这就是潜伏于我内心的追求吧。到了一定时候、一定阶段,我想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有信心做得很好,或者说做得更好。只要思想延续,我会继续与亲人们共享快乐和幸福,因为这过程就是一种快乐、一种幸福!
     人生四十岁,一个驾驭自我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