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    正文

打折的康乃馨,原价的爱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07 14:12:00
  

她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把孩子放在母亲家,独自在外打拼。孩子六岁,母亲六十岁,一老一小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三年。

当年,她是在母亲的反对下,毅然决然地结了婚,男人是搞艺术的,穷困潦倒。结婚后他们在男方的城市生活,母亲没有再和她联络,她也倔犟地和母亲疏远着。

起初,她还感觉幸福,只是偶尔想起父亲去世多年,母亲的种种不易,会觉得心酸,偶尔流泪,他会为她轻轻擦干。后来,他们有了女儿,孩子的开销使得原本就不殷实的家境更加捉襟见肘。而他,还是同以往一样,闲云野鹤一般,不懂为生活发愁。渐渐地,她有了抱怨,他们有了第一次争吵,第一次动手。

再后来,男人有了别的女孩,娇柔婉媚,她是最后知道的人。离婚是男人提出来的,理由是他们之间没有了爱情。她带着女儿离开了,没有了婚姻,她不能再失去自尊。

回家,是她别无选择后的选择。母亲没有说什么,替她和女儿收拾好了房间。母亲又开始频繁地去菜市场了,每天换着花样给她和女儿做爱吃的菜。她过意不去被母亲养着,就出去找了一份工作。工作地点和家里正好是城市的两端,为了方便,她住进了单位宿舍,周末才回家。

三年过去,日子不咸不淡地流走。随着职位的提升,她的工作越来越忙,很少有时间回去看母亲和女儿,在她内心里,也不愿回去面对她们,她总觉得母亲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心里一定是对她不满的,女儿和她也有隔阂。所以更多的时间,她宁愿独自面对冰冷的办公室。

星期一,她早早起床去办公室整理文件,在装重要文件的档案盒中发现一张没用的废纸,她随手就撕碎扔进了纸篓。直到下午,上司问她要一位重要客户的手机号,她才猛然记起,她把那个号码写在了那张废纸的背面,还没有存储。她当然被狠狠地批评了。

如果是以往,她自我解嘲一下也就过去了,毕竟确是她工作的失误。可是这段时间以来的压力,让她心力交瘁,她一个人在办公室放声大哭,她想只是一个电话号码,竟然都比她的悲喜更重要,那么,她努力工作的意义在于什么?哭过之后,她决定回家。途中经过很多花店,都在卖打折的康乃馨,一看手机上的日期,昨天,是母亲节。这个节日已经被她遗忘了七年。

她为母亲买了一大束康乃馨,母亲脸上受宠若惊的表情让她有些手足无措。母亲重新做了几个菜,还倒了两杯红酒,庆祝一家三口隔了两个月的重逢。席间,母亲的眼睛不时地瞟向客厅茶几上的康乃馨,嘴角一直挂着微笑,她突然看到,母亲的两颗牙没有了,头发白了好多,母亲老了。

喝到微醺,又喝到酩酊,她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母亲扶她到房间睡觉的时候,她还一直在絮絮自语。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中午,阳光透过白纱窗帘洒进来,和她小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她慵懒地起床,穿着睡衣去洗漱,走过客厅门口的时候,突然跳了起来,因为她分明看到了,那张被她撕掉的纸,被完好地还原了,透明胶条上映着亮亮的光斑,放在茶几那束康乃馨旁边。是母亲,一定是母亲,母亲一定是拿了她的钥匙去办公室还原了那张纸!她的心,瞬间生疼。母亲好笨,其实那个电话号码,她只要再问一遍就好,母亲也好聪明,一张纸,还原了她们之间所有的爱。

当母亲拎着菜篮子进门时,她一把抱住了母亲,泪流满面。

“我以为你一直在怪我那时候没有帮你们”,母亲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