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警队建设 > 警营文化 >    正文

有女初长成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7-07 14:11:00
  
14岁的女儿已经和妻子一般高了,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总忍不住扭过头去摸摸她的头发,捏捏她的小鼻子,女儿会因为我对她沉浸剧情的打扰满脸不耐烦,缩缩脖子表示抗议。对眼前这个虽然青涩但越发出落的女儿,我的思维还不能转变过来,朝夕相处的生活让她的成长竟然被我和妻子习惯的忽视。意识中,她还是那个牵着我的手叽叽喳喳说着班级的趣事、被调皮的男同学气的掉眼泪、组织院里的小朋友开“演唱会”、把快乐或忧愁写在脸上的乖巧可爱的小女孩。但岁月还是毫不客气的把一个喜欢超女、崇拜郭敬明、说着网络语言、喜欢中性服装的女儿推到了我们面前,虽然她依然懂事、依然勤奋、依然乖巧,但心中还是有一种隐隐的怅然。

老人们都说女儿像爹,这话在女儿身上得到了验证,女儿的眉眼都有我的样子,性子也如我一般好强,从小到大,做什么都有不服输的劲头,从她的身上依稀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我也时常竭力回忆着那时的我,是不是也是如她一样和同学交往、和长辈交流。但我清楚,女儿虽然是我和妻子的结晶,但不可能是我人生的复制,女儿会和她的同龄人一样,享受着幸福、挥霍着青春,拥有着我那个时代许多没有的物质和快乐。有时在闲暇时,一家人聊起我们那个时代的一些往事,女儿会有很多的不解:为什么不吃大米白面、为什么不上网、为什么不去超市。对我们的解释,她似懂非懂,其实即使懂了,对那些她生命以前的事情她也只是了解,而不可能像我们一样在心里和记忆中留下的是时代的印记。

女儿还有一点让我在朋友中引以为傲。女儿喜欢读书,且爱写作。她的作文多次被老师作为范文,甚至有一次得了年级的作文最高分。对她的作文,我经常看,并提出和老师不同的意见,但她在这方面却很不谦虚,对我的意见也是听而不闻,却热衷于追捧一些我所不明白的所谓非主流的东西,这方面我和妻子还是民主的,意见该说得说但不强迫,希冀她在以后的时光中能有所顿悟,而且我理解文章应该是天然去雕饰的,刻意的去写反而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

人们常说女儿和爹感情亲,这方面不适用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女儿从小就和妻子亲昵,长到妻子那么高了依然是和妻子板脖子搂腰的,对我却敬而远之,俨然是两个战线。可能是我习惯于冷峻,也可能是在女儿的教育问题上中了妻子“严父慈母”的圈套,总之,女儿对妻子那般的亲昵只能让我看着眼馋了。我也同样担心“鸿沟”的问题出现在我和女儿之间,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尽量说些她感兴趣的话题,尽量用她这个年龄段的观念去引导她对一些事物的正确理解,尽量陪她看一些嘻嘻哈哈的娱乐节目和不明其理的偶像剧,但是,毕竟属于不同的时代,我的话时常被她称之为“out”了,我对一些偶像派演员名字的“请教”,也时常被她对之以满脸夸张的惊讶。不知道伴随着成长,她会不会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会不会记得这个家庭给她的包容和民主?

我没和女儿交流过对金钱的看法,但她和许多同龄孩子在这方面不一样。小时候带她回老家过春节,家里的长辈给她压岁钱,她说什么都不要,最后一边把钱压岁钱扔掉一边大哭,弄得那些长辈一脸惊诧和尴尬,后来慢慢给她讲些道理,她才像同龄孩子一样乖巧的收好压岁钱,过完春节后交给我替她存起来。再大些女儿也曾经一度热衷过压岁钱,好像只有那么几年,但那种热衷也只是对数字的追求,也从没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女儿上小学时由母亲负责接送,老人家曾经给我提起,女儿在放学时从来不买零食,问她想买吗,她说想但能忍着。其中原由是我和妻子担心学校门口小食品的卫生问题,曾经嘱咐她只吃在超市买回的零食。小小年纪能有这份坚忍让作为人父的我生出了许多骄傲。上初中后,女儿也保持着节俭的习惯,每月几乎只花饭费,在住校那一年多时间,女儿的开销比一些农村的孩子还少,甚至让我一度怀疑她不好好吃饭,在多次询问后才排除了这个疑问,只是女儿不乱花钱而已。

女儿在看过我写的几篇文章后向我抗议,为什么不写写她,她不知道,她的第一声啼哭、第一步脚印、第一篇作业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生第一次都在镌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她的学习上的快乐、她的交往中的迷茫、她的成长中的思考以及所有关于她的生命里的东西,都被我深深记挂,关于她的文章不在纸上而是在一个父亲的心中。